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産經| 房産|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台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開腔】對話張亞東:我對洗腦神曲簡直反感到一定程度

2019年06月12日 16:06 來源:中国新聞网 參與互動 

  【開腔】編者按:

  对话热门人物,了解新聞背后的故事。一人一面,还是一人千面?开腔,不只是语言的交流,更是灵魂的触碰。在这里,新聞主角变得更加立体。

  中新網客户端北京6月12日电 题:對話張亞東:我對洗腦神曲簡直反感到一定程度

  作者 任思雨

  作爲音樂制作人,張亞東總是“神秘”的。

  他爲許多樂壇歌手制作過專輯,王菲《浮躁》、樸樹《生如夏花》、汪峰《花火》、莫文蔚《寶貝》、李宇春《皇後與夢想》……很少走到台前,他的微博上常常只有攝影和簡短的文字。

  在最近播出的音樂綜藝《樂隊的夏天》裏,他作爲“超級樂迷”出現,向大家科普各種音樂專業知識,很多人感歎,原來這位低調的音樂人才是一個“寶藏男孩”。

張亞東
張亞東

  我跟王菲平時幾乎不溝通

  采访当天,張亞東收到一张旺福乐队寄来的专辑,直说“真好、真不错”,他的办公室里堆着各种各样的乐器,是因为太多放不下了,就会放到这儿来。

  聊起音乐,張亞東其实并没有大众想象的“寡言”。他欣赏那些充满不确定性因子的乐队,感叹音乐这件事似乎没有尽头,对洗脑神曲表达了坚决的抵抗:我觉得那是一种不公平。

  他經常被人提起的一個身份是“王菲禦用制作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二十岁出头的張亞東离开大同矿务局文工团,只身来到北京,一边学习一边为别人编曲、创作音乐。

  他結識了窦唯,和他一起玩音樂,後來又通過窦唯認識了王菲。

  1996年,他們三人合作的專輯《浮躁》出世,至今被很多樂迷評爲“神專”。

  隨後,他又爲王菲打造出《悶》《你快樂所以我快樂》《只愛陌生人》等一系列金曲。

專輯《浮躁》
專輯《浮躁》

  王菲曾说,張亞東写的每一首歌她都想翻唱。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合作多年,張亞東说他俩平时完全没有沟通,有歌就做、没歌就算了。

  錄歌時也不會給對方提意見,從來都是自由隨性的狀態。什麽歌會受歡迎?這樣的討論永遠不會出現。

  “對我來說,我覺得我好運氣的一部分,就是遇到很多在音樂上給彼此信任的好朋友和合作夥伴。”

  很多人不知道,《只爱陌生人》的原唱正是張亞東,那首歌收录在他1998年发行的首张同名个人专辑中。

  但他很少想過讓自己走到台前,“我非常適合做錄音室的工作,我沒有什麽表現欲、一點兒都沒有,完全不想站到台前來,對我來說這是非常大的壓力”。

  在《乐队的夏天》里,張亞東和马东、高晓松相比,是“舞台经验”最少的,但很多观众看完被他圈粉了,说他讲起音乐很真诚,一开口就想让人认真听。

來源:視頻截图
來源:視頻截图

  我只是一個熱愛音樂的人而已

  语气温和、谈音乐很少惜字如金,依然保持着年轻时的高瘦身形,用网友的话说,張亞東几乎就是中年油腻的反面。

  觀衆形容他“迷人”,不僅僅是因爲外形或謙和的態度,還有他關于音樂專業的科普。

  他曾与众多歌手合作,王菲、陈琳、朴树、许巍、林忆莲、刘若英、张靓颖……作为金牌音乐制作人,音乐传播的介质从磁带变成网络,“張亞東”三个字早已成为圈内的品质保证。

張亞東制作过的专辑。
張亞東制作过的专辑。

  節目裏,他向馬東和觀衆解釋什麽是朋克、談中國Funk音樂的現狀,給樂隊們提出用“1625和弦”和“2516和弦”即興創作的考題。

  當全場觀衆跟著雷鬼音樂一頓一頓地甩頭打拍時,他“特別不淡定”地站起來揮動胳膊現場教學:雷鬼音樂應該是打反拍,重音落在第二拍上。

來源:視頻截图
來源:視頻截图

  他的音樂知識都來自于自學。“我好學,而且像我這種屬于八字和學校不合,我必須是自己需要、我就會付出200%的努力去想了解那個東西。”

  當年他來北京,是受到崔健、黑豹、唐朝等音樂的震動。“你渴望能獲得精神上的滿足感,就像海綿一樣渴望去吸收東西,讓自己變得更有意義。”

  父母擔心他,一度說要這樣就斷絕關系。

  但張亞東并不是空有一腔热情来的。他很小就开始在歌舞团编曲,15岁就开始学习写总谱,当时老家的乐队都是他来排练、编曲。

  盡管各種樂器都可以很快地掌握,但直到現在,他每天一有空還是會不停地練習樂器,不是因爲音樂裏要用,只是想要了解更多東西。

  采訪的前一天,他夜裏練了兩小時貝斯,“如果有一天沒有這個興趣,或者我起來覺得沒有什麽東西需要我去學習,我會覺得太無聊了”。

來源:微博截图
來源:微博截图

  樂評人王碩評價他,從大同到北京,他真的就是靠著自己的能力,闖出了一片天。

  “我觉得自己还是热爱音乐的一个人而已,非常普通,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才华。谁都有才华的,可不只有你一个,那就拼努力、看谁更愿意为你喜欢的东西做更多努力,努力完了以后也要对运气。”張亞東说。

  音樂需要和所有的東西互動

  做了这么多年音乐,張亞東坦诚,音乐也让他偶有倦怠的时刻。

  有時他感到,從小努力學習那麽多,好像應該享受成果的時候,突然發現面前還有那麽長的路。

  “音樂這個事情好像是沒有盡頭的,不會因爲你做時間夠久就了解夠多,而且音樂很神奇,你可以了解它,但是它不能由你掌控。”

  2014年,他去北極旅行,原本帶了全套的設備打算去創作,但在船上的七天,他仿佛置身另一個星球,茫茫一片白色、甚至連人的痕迹都沒有。他和一只孤獨的北極熊呆望了很久。

張亞東。
張亞東。

  那些天,他一顆音符都沒寫出來,但認爲那是一次特別好的體驗,回來再寫東西會不一樣。“音樂不能只依賴于音樂,人需要互動,和環境、人、所有的東西互動。”

  過去,他不喜歡被關注也不愛關注別人,覺得最酷的事情就是在人很多的地方戴一個耳機,像頭頂有一盞燈,可以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裏。

  但現在,他玩起攝影、研究畫畫、拍攝電影,開始去主動觀察,比如別人穿了什麽樣的衣服、他的神態是什麽,從外界尋找新的動力。

  “必須要有新意,要有這個時代的特質融入你的音樂裏。”

  我特別反感洗腦神曲

  在观众和乐评人的眼中,張亞東始终是温和的。

  對喜歡的樂隊,他會誠懇地給出“特別特別好”的評價,采訪交談間,也時常會加上“我個人覺得”、“這樣沒什麽不好,這也挺好”的前綴。

  個人作品排在日程上,可是會被各種事情牽絆住,他也沒有很強烈的野心,這種狀態也很好。

  他對很多現象都很包容,只是在和緩的語氣中,也講出了自己的態度:

  “樂隊的完美就在于它是充滿不確定性,有時候四個特別好看的男孩,爲什麽大家反而不能接受?因爲樂隊可能並不需要呈現那麽整齊,它要的就是不同。”

  “國內音乐节我不太看、有点无聊,而且我觉得在呈现方面确实也受限于技术环境等等目前并不是特别好。”

  “我個人對洗腦神曲簡直反感到一定程度,我是覺得不公平,這樣會抹殺掉太多好的東西。那個東西不能洗我,能寫洗腦神曲,就是他自己可以被洗腦。”

來源:視頻截图
來源:視頻截图

  如今,創作音樂的門檻變得很低,但他認爲這也是這個時代特別偉大的地方,人人都能創作、不會再有什麽作品一呼百應,這挺好的。

  只要心裏有所表達,“當音樂響起來的時候,它就是一個部落,就只能吸引你能吸引的人、和你有共同感知的人”。

  《乐队的夏天》开播前,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有些乐迷会評論,私心不希望自己心目中的“宝藏乐队”被大众发现。

  張亞東说,“确实有时候一些花朵比较适合开在街角,它会让你特别动容,也许它不能被参加什么花卉展,但是我觉得这个都不是强求的。有的时候作品的力量够,你挡不住;作品力量不够,你就是怎么努力也未必有用。”

  在他看來,人的性格和作品是永遠都是排第一位,其它的都是形式,其實並不重要。

  他總結自己的個性,確實是更願意自己比較禮貌不冒犯別人,但非常討厭莫要傷了和氣這樣的話,會讓大家變成相互追捧:

  “這個點很微妙,很難把握,如果和我特別好的朋友,我希望我們是免俗,有什麽就直說,甚至更願意聽到他罵我,覺得我什麽地方不好,我會更珍惜這樣的朋友。”(完)

【編輯:孫靜波】

>文娱新聞精选:

娛樂频道: 八卦星聞 明星美圖 獨家重磅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