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産經| 房産|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台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9歲女孩被租客帶走軌迹漸清晰!章子欣,你在哪裏?

2019年07月11日 06:58 來源:中国新聞社微信公众号 參與互動 

  這幾日,“杭州女孩章子欣被租客帶走,下落不明”一事在網上發酵。如今,她在哪?安全嗎?爲何會跟著陌生人離家?這些都還是個問號,一切待解。

7月4日高鐵站監控畫面。圖據淳安縣公安局微信公衆號
7月4日高鐵站監控畫面。圖據淳安縣公安局微信公衆號

  女孩被兩名租客帶走,奶奶稱他們看起來“人很好”

  7月9日,一條尋人啓事引發關注,內容稱浙江淳安9歲女孩章子欣,7月4日被一對男女帶走。7月10日,淳安縣公安局發布通報稱,帶走女孩的兩人系章家租客,已于7月8日淩晨在甯波自殺,女孩則下落不明。

章军发布的寻人启事 受访者供图
章军发布的寻人启事 受访者供图

  事件中的兩位租客分別爲梁某華、謝某芳。

  據章子欣父親章軍介紹,他一直在天津工作,女兒與爺爺奶奶住在淳安縣千島湖鎮清溪村的老家。此前,梁某華、謝某芳租了章軍家房子的一個單間,很快與章軍父母混熟。

  章軍表示,剛租下房的幾天,那兩人並未入住。後來住了三四天後,他們向老人提出,想帶章子欣前往上海參加朋友婚禮充當花童。

  在聽到這個要求後,據章軍介紹,父母剛開始並未同意,並與章軍在電話裏商量:“他們在電話裏問我,我是明確反對的。”據章軍回憶,就在帶走孩子的前一天,自己還在與父母的通話中叮囑,即便要帶女兒參加婚禮,也必須有爺爺陪同。

  然而,章軍表示:“這兩個人用各種方法哄騙老人,最後孩子被他們帶走了。”

  章军介绍,7月5日,租客夫妇向章军父母发去孩子視頻以示平安,并承诺在6号把孩子带回。可爷爷奶奶并没有在6号见到孙女的身影。

  章軍稱,到7號14時許再次聯系租客夫婦,對方表示正帶著孩子在甯波玩,買不到回來的高鐵票。章軍則表示自己能開車去接孩子,但被夫婦二人拒絕。到當晚6時許,租客夫婦發消息稱充電器壞了,手機快沒電了,晚上九、十點才能送孩子回千島湖。

  可最終還是沒能等到孩子回家,“自那時起,電話打過去就一直關機,直到今天才知道他們兩個人自殺了。”章軍稱。

  問到兩人租住這段時間,在家有沒有奇怪的舉動?章軍表示,“沒有。”

  《澎湃新聞》报道称,女童奶奶表示,租客两人看起来人很好,自己也不知怎么就被骗了,事发前还曾半小时打一次电话催促快带孙女回家。

  孩子市民卡在象山海岸線一帶找到

  10日下午,浙江杭州淳安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发布协查通报称,据視頻跟踪显示,章子欣与梁、谢三人于7月7日17时23分,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出现,章子欣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灰色凉鞋,之后未发现孩子踪影。

  而後不久,章軍公開發文表示,10日下午,警方一直在象山搜索孩子的蹤迹:“警察告訴我,發現那兩人曾帶孩子到象山某地,進去時是三個人,出來時卻只有兩個大人。”章軍稱。

  章軍表示,警察曾告訴他,這裏不是有人居住的地方。

  另據《新京報》報道,章軍轉述警方的話透露,章子欣的市民卡已在象山海岸邊找到。

  租客夫婦乘出租車離開,不見章子欣

  7月9日21時許,象山縣公安局接到杭州市淳安縣公安局協查要求,全力尋找失蹤女孩章子欣。

  據象山縣公安局通報:經查,章子欣與梁某華(男、43歲、廣東省化州市人)、謝某芳(女、46歲、廣東省化州市人)三人于7月7日19時18分許,在象山縣松蘭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現(監控顯示);22時20分許,兩人出現在監控畫面,未見小女孩;23時01分許,梁、謝兩人在爵溪街道東門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車離開;經核查,梁、謝兩人于7月8日0時許在甯波東錢湖一起跳湖自殺。

圖爲監控畫面。象山公安提供
圖爲監控畫面。象山公安提供

  據章軍介紹,他從辦案警方處得知,發現租客夫婦屍體時,其身上只有25塊錢。

  “他們自殺的時候,沒有帶著我女兒,孩子啊,你在哪裏?!”在章軍發布的文章中,他表示自己想不明白租客夫婦爲什麽會自殺,女兒現在在哪裏也依然是謎團。

  對此,象山縣公安局在通報中透露,目前已組織警力會同縣水利和漁業局、爵溪街道、民間救援組織等多個部門及周邊群衆在女孩失蹤區域全面尋找。

  章軍稱,自己已經停掉了手中的生意,正在全力尋找女兒下落。“要是女兒出點什麽事,我活著也沒意思了。”章軍說。

  女孩仍未找到,父親在搜救現場哭了

  10日晚,《錢江晚報》記者采訪了參與救援的象山縣雄鷹應急救援隊隊長胡可。對方表示,

  “我們是下午2點半到達搜救現場的,攜帶了摩托艇、快艇、聲呐等設備,因爲根據前期的信息,搜救範圍初步鎖定在了2公裏左右的範圍,我們沿著這2公裏向外延伸2海裏左右進行搜索,但是直到晚上7點半,還沒有發現女孩。”

  孩子姑父王先生當晚也說,孩子爸爸下午在搜救現場忍不住哭了,人也倒了,晚上了才吃點東西。“孩子還是沒有消息,但大人不能倒下,怎麽樣都得勉強吃一點,希望能有好消息。”

  “我們真的是難以理解爲什麽他們自殺,也考慮了多種可能。但這些猜測都沒什麽證據,只是希望盡快能有好消息出現。”王先生說,孩子媽媽在老家重慶,也已經在趕來象山的路上了,“和孩子爸爸離異後,媽媽與孩子見面很少。”

  爲此,我們列了一則時間軸,可回顧此事已有軌迹。

  7月4日

  章子欣被兩名夫婦租客以帶去上海喝喜酒爲由騙走。

  7月5日

  两名夫妇租客向爷爷奶奶发布多段視頻,显示孙女章子欣平安。

  7月6日

  約定好在該日送回孩子,章家人卻未見孩子蹤迹。

  7月7日14點左右

  當被問及爲何孩子未被送回,租客夫婦表示正在甯波玩,買不到回來的高鐵票,並拒絕章軍開車來甯波接孩子的要求。

  7月7日17時23分

  據警方通報,租客夫婦及孩子三人在甯波市象山縣松蘭山旅遊度假區黃金海岸大酒店門口監控出現,章子欣當天身穿上白下綠連衣裙,灰色涼鞋,之後未發現孩子蹤影。

  7月7日18點左右

  租客夫婦發消息稱充電器壞了,手機快沒電,晚上九、十點才到千島湖。此後關機失聯。

  7月7日19時18分許

  租客夫婦及孩子3人在象山縣松蘭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現。

  7月7日22時20分許

  租客夫婦兩人出現在監控畫面,未見小女孩。

  7月7日23時01分許

  租客夫婦兩人在爵溪街道東門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車離開。

  7月8日0時許

  租客夫婦在甯波東錢湖一起跳湖自殺。

  7月10日下午

  章軍稱,警方在象山一帶搜索孩子的蹤迹。警方告訴他,曾發現那兩人帶孩子到象山某地,進去時是三個人,出來時卻只有兩個大人。

  7月10日傍晚

  據章軍透露,章子欣市民卡在象山海岸線一帶找到,但孩子依然不見蹤影。

  “祈禱孩子趕快回家”

  此事经报道后,网友们在評論区发表了各自看法,不外乎“希望孩子平安回家”、“但愿孩子没事”、“祈禱孩子趕快回家”等内容。

  章子欣,你在哪裏?

  等你回家!

【編輯:陳海峰】

>社會新聞精选:

社會新聞: 拍案驚奇 反腐倡廉 浮世繪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