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産經| 房産|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台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別讓“家門口看病”失去依托

2019年07月11日 14:12 來源:光明日報 參與互動 

  別讓“家門口看病”失去依托

  【光明時評】 

  近日,河南省通许县朱砂镇36名村医的集体辞职信曝光后,引发社會广泛关注。信中称由于“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上级拨款越来越多,到村医手里的钱越来越少,工资发放不到位,上级层层克扣”等原因,导致村医生活难以为继。此后,该县大岗李乡全体28名村医辞职报告再现网络。

  村醫待遇低、身份尴尬、社保方式不統一、人員老化和流失嚴重等現象,近年來屢見報端。出現這些現象有曆史原因,完全化解還需要時日。比如,不少村醫一直“半農半醫”地生活在村裏,有些還過了退休年齡,因此按全崗計酬、納入編制內管理,不一定現實。但村醫待遇低等關鍵問題不能久拖不決,否則,村醫辭職只是眼前可見的難題,就長遠而言,還可能影響到年輕醫生加入村醫隊伍的積極性。

  村醫辭職這件事反映的問題不少,但概括而言,都涉及待遇這個共同點。從工作量上看,近年來村醫的壓力的確越來越大。醫改日益注重疾病早期預防和全過程幹預,注重提供內容更加豐富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與之相對應的是,我國在基本公共衛生服務方面的投入持續增長,2018年增加到人均55元的曆史高位,且新增經費重點向鄉村醫生傾斜,用于加強村級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工作。這就意味著,村醫的工作量將相應增加,其中,慢性病管理、傳染病預防、疫情早期監測、居民健康檔案管理、居家病人隨訪等,多由村醫來完成。

  爲村醫算算收入賬,就會發現,村醫的待遇,難以隨工作量上升而對等增加。村醫提供基本公共衛生服務,不能向患者收費,只能從55元的人均投入中分到一定數量的補助。村醫向患者銷售基本藥物,也不能賺取差價,只能依靠政府發放基本藥物補助。換言之,由于國家針對村民看病出台了多項惠民政策,村醫無法通過診療收費來增加收入,補貼成爲他們的主要生活來源,因此,即使這些補貼最終沒有被克扣,哪怕僅是撥付延遲,也可能讓村醫短期內生活陷入困境。

  醫療機構越小,資金周轉能力就越弱。村醫不僅沒有多大本錢,而且還靠著補貼過日子,回款滯後、撥付延遲,放在大醫院或許問題不大,但放到基層,就可能導致政策下行時出現末端梗阻,國家加大基本公共衛生服務投入等好政策,將遭遇“最後一公裏”的梗阻,責任下行,但權利沒有一同下行。在2018年國務院將基本公共衛生服務投入提升到人均55元水平時,就預見性地要求地方政府要加快資金撥付進度,采取“先預撥、後結算”的方式,確保資金及時足額到位。由此看來,此次事件確有政策執行不到位的因素。

  村級醫療處于醫療體系最末端,醫療方面的許多基礎性工作在村級完成,底層基石若出現松動,將會對整個醫療體系都構成影響,“家門口看病”失去依托,看病難更加難以化解。近年來我國出現不少甘于奉獻的好村醫,他們的事迹感動了很多人,但醫療服務既需要依靠情懷,也需要實打實的物質保障。關心所有村醫,讓他們不爲生活發愁,方能在穩定現有村醫隊伍的基礎上,吸引更多優秀醫療人才到農村工作。

  (作者:羅志華,系醫生)

【編輯:左盛丹】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健康頻道

>健康新聞精选:

  • ·江西婺源等地景區因降雨臨時關閉
健康頻道: 兩性健康 健康飲食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